影路站台【不畏诋毁!不赚脏钱!不丧尊严!】就是要当中国电影黄埔!越了解越信任!

 找回密码
 【影路注册,只需30秒】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437|回复: 4

听听国际一线纪录片人的声音 沿着路一直走 艺考必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29 18: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是如何走上纪录片之路的?单纯呈现纪录片主体还是通过主题表达自己的观点?记录还是叙事?纪录片人如何在他们的作品中或者职业生涯中表达他们的独特视角?
在加拿大HOT DOC纪录片论坛上的一个座谈会上,纪录片制作人马格列·布朗(Margaret Brown),芭芭拉·库珀(Barbara Kopple)以及约翰·泽瑞斯基(John Zaritsky)针对如何才能创造一个独特的电影声音,并最终通过作品的主体来建立特性和声誉展开了讨论.
作为纪录片制作人,我们一直在努力呈现故事主体的'声音',同时也是在表达我们自己。” :肖恩·弗林。肖恩·弗林是卡姆登国际电影节上北部纪录片分论坛的主管,也是这次座谈会的主持。

奥斯卡金像奖获得者纪录片导演约翰·泽瑞斯基(John Zaritsky)却说他的许多记录片的创作都是受愤怒所驱使,同时他也拿他的绰号“死亡先生”开起了玩笑,因为他的电影总是不可避免地与死亡有关。同样的奥斯卡金像奖获得者纪录片导演芭芭拉·库珀(Barbara Kopple)说道她的纪录片创作是被爱激发出来的。

“我创作电影正式因为爱并且我很信赖人们。有时候人们千篇一律或者被放入了一个固定的环境。当我看到有人可以站起来,无论是在肯塔基州东部或其他任何地方,去为他们自己的人生负责的时候,我就会感到很开心。我喜欢做那种可以让人物盛开并且让他们去他们从没去过的地方的那种电影。更他们一起去让我感到十分荣幸。”
芭芭拉•库珀说道。她的奥斯卡获奖作品《美国哈兰县 Harlan County, U.S.A》明天将在纪录片讲坛上上映。
这三位导演谈论了他们的创作动机,技术风格以及他们与他们自己的电影主体之间的关系。

这里是一些谈话中的其他亮点:

合作的重要性

“电影的制作不是一件个人的事情,而是一项团队合作…我把我的编辑当成妻子一样看待。因为我与我的编辑在一起的时间与我跟我妻子在一起的时间差不多一样多了。”——约翰·泽瑞斯基(John Zaritsky)(“只是一个失踪的孩子”)

“我合作的伙伴全是我能找到的最优秀的人选——最好的电影摄影师和最好的编辑。你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完成一部电影的。你必须与一些不可思议的人一起努力才能把一部电影做出来,才能创造奇迹。”——芭芭拉·库珀
一个纪录片导演的关键性格特质

“我基本上会去做任何我需要去做的,去满足任何一部特定的电影需要满足的。我对这方面是特别能狠下心的。一个精神病学家曾说我是一个经典的对立违抗障碍案例。但是我觉得像我们这些创作纪录片的人大多数都有对立违抗障碍。” ——约翰•泽瑞斯基(John Zaritsky)

“我拥有惊人的耐心和毅力。我想这应该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业者表示‘没关系,你必须在一月份开始这部电影,并在六个月内完成’,我会打算在那六个月中将我该做的有望做到最好以至于可以让他们在给我六个月的时间,因为我觉得我亏欠我所拍摄的角色。”——芭芭拉·库珀(Barbara Kopple)

作为一名女导演

“我最初的那几部电影对于我来说是最难的。人们可能会说为什么像你这样的一个小女孩也想要拍这样的电影?”——芭芭拉·库珀(Barbara Kopple)

他们与电影主人公的关系

“我深爱着我每一部片子的主人公。我觉得热爱他们非常重要。我非常不赞同一个说法说你必须保持客观公正。许多我的电影的记录对象最后都成了很好的朋友。”——约翰•泽瑞斯基(John Zaritsky)

“我希望你(我的记录对象)可以感到很舒服,当你跟我在一起并且知道我将做我尽可能的一切去确保你被知晓。”——芭芭拉·库珀(Barbara Kopple)

“我不认为你真正可以保持客观,这是不可能的。”——马格列·布朗(Margaret Brown)
身为纪录片导演的那些激动人心的事情

“我一直在想我可能将要拍一部叙事电影,但是做纪录片实在是太有魅力了,因为你将会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并且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马格列·布朗(Margaret Brown)

关于表现手法的选择

“在我的电影里,我从来都不采用叙事手法。有些时候我的观点也会出现,但是我会尽量让它不出现在那里。对我来说重要的是你要像观众一样身临其境。摄像机、导演、制片都不应该出现——外界的人似乎都消失了所以你才能够看到那个正在说话或是做决定的人的内心深处。”——芭芭拉·库珀(Barbara Kopple)

“这些年我确实有了些改变…早些年我会比较喜欢在电影里加叙事和讲话。我一直,或多或少保持着这样的纪录片创作的传统风格30年。然后,我到达了一个阶段,我决定做一些去之前的题材完全不同的电影所以我自己也试着拍了一部像芭芭拉那样的电影,没有叙事,只有观察。”
——约翰•泽瑞斯基(John Zaritsky)

(转)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你一下,好贴要顶!

去澳门太麻烦,最新优惠活动充值送100%,充值188送188,最高可申请8888!


  
http://www.w888w888.com  

本版积分规则


影路18-19学年招生中!弹性学费制+海外训练营!

寻求各地教学合作伙伴|内部教学|教师招聘|影路站台【不畏诋毁!不赚脏钱!不丧尊严!】就是要当中国电影黄埔!越了解越信任! ( 京ICP备07029870号  

GMT+8, 2018-11-17 13:21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