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路站台【不畏诋毁!不赚脏钱!不丧尊严!】就是要当中国电影黄埔!越了解越信任!

 找回密码
 【影路注册,只需30秒】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341|回复: 5

【全剧本】《司卡班的诡计》 莫里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4-7 17:27: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剧本:《司卡班的诡计》

改编自莫里哀的同名话剧,改编雷滨

剧中人物(按出场序):
亚泌特(热隆特的女儿)
奥克塔夫(阿尔冈特的公子)
司卡班(亚沁特的女仆)
西尔维(奥克塔夫的好友)
阿尔冈特
热隆特
欧更特(警察局长)
总督夫人
总督
警察局长随从
总督府女仆
参加婚礼的人
众警察
第一幕 奥克塔夫和亚沁特约会
地点:晚间,巴黎街边公园
亚沁特坐在长椅上焦急的等待。
奥克塔夫急匆匆地赶来。
奥:亚沁特。
亚:(匆忙站起身)奥克塔夫!
奥:(用手轻捂住亚的嘴,走向四周小心地向观望,然后,拉住亚沁特的手,深情地)亚沁特,我真的想死你了。
亚:(拉住奥坐在椅子上)奥克塔夫,我也是。你怎么才来。
奥:(沮丧地)唉,还不是我那个老顽固的父亲,我出来的时候,他问个没完。
亚:他都问你些什么?
奥:还不是咱们那些事,我父亲说,(欲言又止)……
亚:他都说些什么?
奥:他说,他说,我要是再去找你他就打断我的腿。
亚:松开奥的手,有些伤感地不知说什么好。
奥:噢,对了,亚沁特,你今天这么晚约我出来,有什么急事吗?
亚:(想说,但是伤心地靠在椅子上)
奥:怎么了?
亚:(难过地)奥克塔夫,我爸爸他,……
奥:(焦急地)怎么?出什么事了?
亚:(掏出手绢,哭着说)我爸爸他要把我许配给答维斯特,而且月底就要把我嫁出去。
奥:(吃惊地)什么,就是那个卖珠宝的老光棍,这怎么行?他的岁数比你的爸爸都大,难道你爸爸就那么狠心吗?
亚:他只知道钱,我妈妈就是这么被他气死的,他早就跟我说了,把我养大,就是要给我找个有钱人,他好把下半生的积蓄攒出来。
奥:这不是跟卖女儿一样吗,亚沁特,走,你带我去找他。
亚:你找他干什么?
奥:我去跟他评评理,不能因为钱就这样毁了他的女儿。
亚:不行,奥克塔夫,他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再说你父亲不也是一直反对我们的婚事吗?
奥:(痛苦地坐回在椅子上)
亚:也不知所措地独自擦眼泪
奥:(再次拉住亚的手)亚沁特,我有个主意,要不,要不(犹豫地)……
亚:要不什么?
奥:要不,咱们一起离开巴黎,跑的远远的。
亚:跑,这,这能行吗?再说,我们能跑到哪里去?
奥:(着急地)可是,我们总不能就这样干等着。
亚:(难过的)唉,上帝为什么对咱们这么不公平。
奥:(双手抱住头,痛苦地想主意)
奥:(突然抬起头)亚沁特,我到想起一个人。
亚:谁?
奥:司卡班。
亚:司卡班?!
奥:对,就是司卡班,我记得你常和我提起她,说她特别聪明,主意也多,你为什么不去请教请教她。
亚:司卡班,她到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不过,她能帮助咱们吗?
奥:哎,现在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或许她真能帮助咱们想出好主意。
亚:那好,我去试试看,奥克塔夫,你要多保重,我先走了。
奥:(拉住亚的手)亚沁特,你也要坚强一些。
亚,奥恋恋不舍地离开。
第一幕完。
第二幕 亚沁特和司卡班商讨计策
亚沁特房间。
亚沁特独自在房间里发愁。司卡班端茶走进来。
司:(悄悄走进来)小姐,您要的茶。
亚:(接过茶,没喝便放在桌子上)
司:(站在旁边没走)小姐,我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亚:说吧,司卡班,咱们俩还有什么话不能说。
司:小姐,你这两天神色恍惚,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亚:(有些犹豫)啊,没什么事。
司:瞧您,小姐,刚才您还说咱们俩什么话都可以说呢?现在,怎么又……
亚:不,司卡班,你别误会,我真的没什么。
司:小姐,您可瞒不了我,我猜是不是因为老爷给你安排的婚事。……
亚:(慌忙站起身,走到门口,看没有人,然后走到司面前,有些生气地)司卡班,你不要胡说。
司:(走到亚跟前,轻轻用手将亚按在椅子上)小姐,您别生气,老爷现在不在,屋里就咱们两个人,有什么事您就和我聊聊,或许我还能帮帮您。
亚:(有些伤心的)司卡班,我……
司:(忙走到亚跟前,安慰道)小姐,别难过,慢慢说。
亚:司卡班,想必你也知道了,我父亲逼我嫁给答维斯特。
司:嗯,我知道了,那个老头子怎么能配得上您,我看老爷真是财迷心窍。
亚:(痛苦地)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我父亲已经收到了他的订婚钱,月底就要把我嫁到他家了。
司:(生气地)这个老爷,难道一点都不考虑他亲生女儿的幸福。噢,对了,小姐,奥克塔夫知道了吗,他应该有办法的。
亚:(难过地)我昨天已经跟他说了,他也一点办法都没有。
司:不会吧,奥克塔夫那么爱您,让他出面找老爷求婚不就行了。
亚:不行的,他父亲压根就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他现在已经因为我和他的父亲闹僵了。
司:(同情地)哎哟,我那可怜地小姐呀。
亚:痛苦地趴在桌子上哭泣着。
司:小姐,您也别难过,我到有个主意,不知行不行。
亚:(忍住泪水)什么主意。
司:(犹豫了一下)你们,你们干脆逃跑吧。
亚:(再次痛苦地摇了摇头)逃跑,我们能逃到那里去呀?况且,我们又没有钱,我父亲你知道的,奥克塔夫的父亲你更清楚,他是城里有名的小气鬼,我们到哪里去弄钱呀?
司:(想了想)小姐,钱好办,如果我帮助你们弄来钱,你们有胆量逃走吗?
亚:(擦干眼泪)司卡班,你不是在骗我吧,你到哪里去弄钱。
司:小姐,您难道还不相信我吗?我就问您一句话,如果我帮助你弄来钱,你和奥克塔夫有胆量逃走的。
亚:(犹豫了一下,随后坚定的)司卡班,没问题,如果我们有了足够的钱,相信奥克塔夫一定会和我一同逃走的。
司:好咧,小姐,我相信凭我聪明的头脑,三天之内一定能帮助你们搞来所需的一笔钱。但是,小姐,你不要太难过,千万不要让你的父亲看出来你要逃走的意图,否则我就前功尽弃了。
亚:放心吧,司卡班,我全听你的。
司:对了,小姐,还有奥克塔夫,你也要和他说清楚,千万别让他的父亲看出破绽来。
亚:好的,司卡班,我们就全靠你了。
司:小姐,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您就在家等我的好消息吧。
亚:(抓住司的手)司卡班,谢谢你了。
司:哎,小姐,您就别跟我客气了。那好,我就先走了。记住,一定不要让老爷看出来呀?
亚:好的,我一定做到。
司下。
亚:(对观众)我相信奥克塔夫一定说的没错,司卡班一定会有好主意的。噢,对了,我得赶快告诉奥克塔夫,让他这两天多注意,他父亲可是个十分狡猾的人。
亚也下。
第二幕完。
第三幕 司卡班骗阿尔冈特的钱
塞纳河桥边。
司卡班推着西尔维(拎包)上。
西:(有些很不情愿的)哎,哎,我说司卡班,你就别再逼我了,我早就跟你说过,这种事儿我可干不了。
司:西尔维呀,你可真是个窝囊废,你难道就不能拿出一点儿男子汗气质来。
西:(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转身欲走)不行,我不行。
司:(生气地)西尔维,你给我回来。
西:(停下脚步,回头)干什么?
司:我可跟你说清楚,这可关系到奥克塔夫少爷和我们家小姐的婚姻大事。你不能就这么一走了之。
西:(有些迟疑地)可是,司卡班,你也知道我这个脾气,让我干那种事,真让我受不了。
司:哎,西尔维,你想得也太复杂了,我不是早和你说过了,只要你尽量装得野蛮一点儿,装得横一点儿,不就行了,我就搞不懂,这有什么难的。
西:(依旧犹豫不决地)可是,司卡班,人家是阿尔冈特大老爷,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骗过他的。
司:(有些不高兴地)我说西尔维呀,你可真让我搞不懂,难道大老爷天生就高人一等吗?
西:当然也不能这么说,不过……
司:不过什么,我看你这个人不但没有勇气更没有良心。
西:(也有些生气了)司卡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司:好,我问你,奥克塔夫平时对你怎么样?
西:当然很好,他平时把我当作亲兄弟一样,从来就没有把我当外人看待。
司:是啊,既然奥克塔夫少爷对你那么好,现在他遇到困难来求你帮个忙,难道你就不帮帮他吗?
西:可是,司卡班,真的,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可这事儿,是不是有些太难为人了?
司:行了,西尔维,你就别在犹犹豫豫了,告诉你,只要你照我跟你说的办,一定没问题。
西还有些犹豫。
这时阿尔冈特从后台上。
司:(忙着急地对西说)哎呀,阿尔冈特来了,你快去躲一躲。
西:(忙拉住司)哎哟,司卡班,我真的不敢,你还是找别人吧。
司:(有些着急的)别紧张,今天这出戏能演好就看你的了,记住我和你说的,一定要装得横一点儿,厉害一点儿,要酷一点儿。
西还有些犹豫。
司:(忙推开西)快走,千万要记住,等我和阿尔冈特说到奥克塔夫的时候,你就跑出来。
西还是犹豫不决。
司:(连推带搡地)行了,快,去躲躲,阿尔冈特马上就过来了。
西很不情愿地下。
司悄悄躲了起来。
阿(生气地走到前台,大声地)奥克塔夫,奥克塔夫,臭小子,你跑哪去了,快给我出来,(然后对观众)哎呀,这个世道真是变了,小青年竟敢自由谈恋爱,这还真不把我们这些当家长的放在眼里。奥克塔夫这小子,这几天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等我找着他,非得好好地收拾收拾他,也太不象话了,竟敢背着他老爹自由找对象。(然后,继续高喊)奥克塔夫,奥克塔夫,你给我出来。
司:(假装低头匆匆忙忙往前跑)哎哟,哎哟,不好了,不好了,要出人命了。(然后故意和阿老爷撞了个满怀)
阿:(有些不高兴地)哎,小姑娘,走路也不看着点儿人。
司假装慌慌张张地躲到阿身后。
阿:(有些生气地)你这是做什么?
司:(假装紧张地)哎哟,您不知道,刚才我碰上个神经病,拎着一把剑,到处找,找那个,叫,奥,奥克塔夫什么的。
阿:(一惊)奥克塔夫,他在哪,我也正好找他呢。
司:(装作不知道的,有些吃惊地)啊?您也找他?您和他认识?
阿:(气愤地)我是他爸爸。
司:(故意吓了一跳,然后拉住阿)哎呀,您快跑吧。
阿:(有些责怪地)怎么了?
司:哎哟,您可不知道,刚才我遇到那个神经病,说是什么亚沁特小姐的情人,还说什么奥克塔夫夺走了他的爱人,他要和他拼命。
阿:(也有些惊呀)有这种事?
司:好了,老爷,您还是赶快跑吧,他要是知道您是奥克塔夫的父亲,他可能会连您……(然后回头用手偷偷招呼西尔维)
阿:我就不信,这是巴黎,是有王法的地方,他敢当街撒野。
西一手拿着剑全副武装的走上来。
司冲西使个眼色。
西:(故意大声地)奥克塔夫,你给我出来。
西:(走到司前,故意凶蛮的)小姑娘,你知道奥克塔夫在那里吗?
司:(假装紧张地)奥克塔夫,我不认识他。
西,仍有些犹豫地,司在后面轻轻踹了他一脚。
西:(鼓足勇气,走到阿面前)老头儿,你看见奥克塔夫没有?
阿:奥克塔夫?你找他干什么?
西:(大胆地逼近阿,故意大声问)怎么?你认识他?
阿:(稍微有些紧张地)我是他爸爸……的朋友?
西:(一把抓住阿)好啊,你带我去找他去。
阿:(有些紧张地)啊,啊,您先别着急,我能不能问问您,您找奥克塔夫有什么事吗?
西:有什么事?(故意气愤地举起宝剑)我要一剑捅死他。
阿:(吓得一惊)啊?为什么?
西:(看了司一眼,然后再次故意大声地)奥克塔夫,他夺走了我的爱人。
阿:您的爱人?
西:就是亚沁特,你应该认识,全巴黎最美的姑娘。可是(恶狠狠地),那个臭小子,奥克塔夫,把他从我的手里夺走了。所以,(他故意搂住阿)我要抓住他,(然后举起剑)就这样,一剑捅死他。
阿:(吓得赶紧拦住)哎,哎,这位壮士,您消消气,我想奥克塔夫没您想得那么坏吧。
西:(气愤地)怎么?要不是他,我的亚沁特早就和我结婚了。
阿:这您到放心,据我所知,他父亲不会同意他和亚沁特的婚事。
西:什么?是真的吗?
阿:(极其认真地)是真的,是真的,壮士,我敢担保,谁也不会夺走你心爱的亚沁特。
西看了司一眼,司又冲西使了个眼色。
西:(这回开始心领神会地)不行,我信不过你,我还得去找奥克塔夫。(说完拎着剑假意往前走)
司:(忙偷偷拉住阿,小声说)老爷,我看这个疯小子什么事可都干得出来。您可得想个办法。
阿:(有些着急地)是啊?我可就这么一个儿子,虽然他不听话吧,可是我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人杀死呀!
司:(故意想了想)嗯,老爷,您看,我倒是有个主意,不知道行不行?
阿:(催促道)快说!
司:我看要不您给他点钱,让他先暂时放过您的少爷。
阿:(犹豫地)这,这能行吗?
司:哎,管它行不行,试试呗。
阿:那你看给多少钱合适。
司:怎么说,也得500法郎吧,毕竟是一条性命呀。
阿:(有些心疼地)500法郎,是不是太多一点儿了。
司:(故意不介意)那就看您了,反正是您的儿子。
阿:等等,咱们可以和他侃侃价。
司:(假意要走)好了,那您自己找他去吧。
阿:(赶忙拉住司)哎,小姑娘,别着急走吗?要不,你帮忙把他给叫回来。
司:(有些不情愿)我去,他可是要杀你的儿子?
阿:(仍有些犹豫)帮帮忙吧?
司:(仍假装不情愿地走到台后,大声叫)壮士,请您留步,我们老爷有话对您说。
西:(再次提着剑气宇轩昂地走上来)什么事?
司:(冲他使个眼色)啊,我们老爷找您。
西:(走到阿跟前)怎么,你找我。
阿:(有些紧热地)啊,是,是,我,我……
司:(在旁边帮腔)我们老爷的意思是打算给你一些钱,让你暂时先放过奥克塔夫少爷。
西:放过他,那可不行,(看了看司),那你打算给多少钱。
阿:(小心翼翼地问)您看,50法郎行不行?
西犹豫地,司赶忙冲他摆手。
西:(明白了故意心领神会地)50法郎,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呢?
阿:(再次试探地)要不,60法郎,您看行不行。
司在阿身后再次摆手。
西:(生气地)行了,我看你这是整个在拿我开涮,你让开,我还是找奥克塔夫算账去。
阿:(吓得赶紧拦住西)哎,哎,壮士,别着急,咱们可以再商量,要不,您说个价。
西犹豫地看着司,司在阿身后伸出五指给西做手势。
西:(狠狠心)得了,你给五百法郎吧!
阿:(心疼地)哎哟,五百法郎是不是太多了,您看能不能再便宜一些。
西:(不客气地)便宜,好啊,我不要您的钱,我还是去找奥克塔夫去。
司在旁边故意催促阿。
阿:(咬咬牙)好,就给你500法郎,然后掏出钱袋子,拿出钱要数。
司在旁给西使了个眼色。
西:(心领神会地一把抢过来)行了,就这些吧。
阿:(着急地)哎,哎,您等等,多了,多了。
西:(故意大声吓唬道)什么多了,行了,老子还有事要干了,没时间陪你耽误功夫。
西持剑下。
阿在后面着急地直跺脚。
司:(故意气他)怎么,老爷,您着什么急呀?
阿:(心疼地)哎哟,多了,多了。
司:什么多了?
阿:当然是钱给多了,我那钱袋子装得是600多法郎,让他都给抢走了,这不等于多给他100多法郎吗?
司:哎,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呢?不就是100多法郎吗?行了,老爷,花钱消灾,多给他点儿钱,您儿子的命可保住了。
阿:(仍不甘心)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完了,我得到警察局去告他,这不是明抢吗?
司:哎哟,老爷,您可真是太糊途了,您也不好好想想,钱是您主动给他的,警察能管吗?
阿:可是,可是,我也太亏了。
司;哎,现在您还想亏不亏,您应该好好想想少爷。
阿:是啊?我儿子现在还不知道到哪儿去呢?
司:可不是,您现在得赶快找着少爷,要是让那个疯小子先给撞上了,他要是犯起混来,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
阿:(有所醒悟)哎呀,你这么说倒是提醒我了,我还真得找那个臭小子算账去,好吗!为了他,我赔了600多法郎。
阿急匆匆下。
司:(看着阿远去的背影,偷笑着)哎,真是个吝啬鬼,不过我们老爷可比他更厉害,但是我也早就想出了好办法,也让他“放放血”。
司下。
第三幕完。
第四幕 司卡班骗热隆特的钱
热隆特气愤的上。
热:(气愤地面向观众)现在这个世道真是变了,年轻人竟敢背着父母谈恋爱。就说我那个闺女吧,说起来真是要把人活活气死,二十岁的人了,她还真认为自己长大了,可以不听他老子的话了,哼,门也没有。养女儿干什么,不就是为了等我老了用她换几个养老钱吗?可是,哎,这个小丫头片子,偏偏不满意我给她找的对象,答维斯特怎么了,不就是老了一点吗?男人老点还知道心疼人呢?再说,他可是全巴黎数一数二的有钱人,能攀上这门亲事,我费了多少心,可是,我那个丫头片子偏偏不知好歹,竟敢背着我不知道自己找了个对象。你说说,这他妈像话吗?这两天还跟我吵得挺凶,说什么我要是再逼她,她就死给我看。呵,好啊,我到要看看她怎么闹下去,不管怎么说,这门亲事是定下来了,她休想自己做主。(左右看看,这时司悄悄上,热未看见,继续说)这不,今天上午又跟我吵了一架,跑了一天都没有回来,我猜准是找她那个小情人去了,这回我要是找着她,非得把她锁进屋里,省得她到处乱跑。
司在一旁一边撕扯着衣服,一边往脸上和身上抹西红柿。然后,故意急匆匆地低头撞向热。
热:(生气地)嘿,看着点儿人,(然后认出是司卡班,有些吃惊地)哟,你这是怎么搞的。
司:(假装焦急地)哎哟,老爷,大事不好了。
热:怎么了?
司:小姐她,小姐她被人给绑架了。
热:怎么回事,你慢点说。
司:(故意定了定神)老爷,小姐说她今天心情不太好,让我陪她出去散散步,也可能我们走得远了一点,我们刚走到一座小树林旁,突然从里面窜出三个彪形大汉,拦住我们的去路,本来我们以为他们只是抢钱的,可是其中有一个人认出了小姐,他说您家一定有很多钱,就把小姐给绑架了。
热:(有些着急地)啊,真有这种事,你也是,你跟着小姐,难道就没有保护她吗?
司:(故意装作委屈地)哎哟,老爷,瞧您说的,我可是拼了命去保护小姐的,可是我一个弱女子哪里是他们三个的对手呀,您瞧瞧,我现在都这个样子了。
热:(有些怀疑的)可是他们怎么把你给放了。
司:还不是让我给您报信吗?他们放我回来就是管您要赎金的。
热:(有些紧张地)他们打算要多少?
司:500法郎。
热:啊,500法郎?!好家伙,这帮小子也太敢要了。
司:是啊,而且他们和我说了,最多一个钟点,如果超过这个时间,他们就……
热:(有些焦急地)他们打算怎么样?
司:他们说就撕票。
热:(生气地)好啊,这还了得,我得到警察局去告他们去。
司:哎哟,我的老爷,您可不能去告他们去,那些人说了,如果要去报案,小姐她就……
热:(大声地)怎么着,他们还敢把她杀了不成。
司:(故意吓唬道)老爷,您可别和他们斗气,那些人可都是穷凶极恶的歹徒,先不说杀了小姐,就是……,您想想,咱们家大小姐还没有嫁人,如果他们……,
热:(有些不知所措地)那你说怎么办?500法郎,那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呀!
司:哎哟,老爷,是小姐的性命重要还是500法郎重要呀!
热:别急,你让我想想。(低声地)500法郎,如果她要是嫁给答维斯特,我将得到3000法郎,而且我已经收了1000法郎的订金,如果我的女儿真是有了三长两短,这笔钱可是得不到了。(回头对司说)司卡班,走,你带我去找他们去。
司:(故意非常着急地)不行,老爷,他们和我交待的很清楚,就让我一个人去和他们联络,如果他们发现我身边还有别人,就要对小姐动手了。
热:(有些焦急地)哎呀,500法郎呢,这样吧,司卡班,你现在回去,去和他们商量商量,能不能少要一点儿。
司:(再次装出很着急的样子)老爷,您就别开玩笑了,和他们讲价钱,这不是成心要把小姐逼上绝路吗?我可告诉您,他们说好是一个钟点,现在已经过去了有一多半时间了,您要是再不拿主意,小姐她可就……
热:(着急地)哎呀,等等,别急,让我想想,500法郎,这帮歹徒真是的,怎么一点良心都不讲。
司:老爷,他们可都是歹徒,恶棍,哪里讲什么良心,您还是快点把钱给我吧,如果晚了他们等不急说不定真的要撕票了,到时您的损失可不止这500法郎。
热:(犹豫了好一会儿,最终狠了狠心)好,500法郎就500法郎。(然后,掏出钱袋一张一张地数)
司:(在旁边催促道)哎呀,老爷,您还是快点,再晚了小姐的性命可真是保不住了。
热:(数好钱,不情愿地递给司)好,拿去,哎,等等(从袋里掏出一张破损的纸币)换一张。
司:(故意气他)老爷,您可真是一个小气鬼!
热:(生气地)你说什么?
司:(收起钱,跑开了)
热:(望着司的背影,大声地)喂,慢点跑,别忘了和他们侃侃价,别把500法郎都给他们!(回头对观众)这个傻丫头,也没有照顾好小姐,害得我白白扔了500法郎,等她回来我再好好和她算账。
热下。
司:(悄悄上,看着热远走,得意地)真是个老财迷,为了钱连自己亲生女儿的性命都不在乎。好了,现在我已经骗了1000多法郎,小姐和奥克塔夫公子这下有足够的钱逃跑了,我这就把钱给他们送过去,省得夜长梦多,如果要让那两个老财迷发觉了,这事还真不好办!
司下。
第四幕完。
第五幕 热隆特和阿尔冈特共同商讨对付司卡班的对策
热隆特气冲冲地上。
热:(面向观众)好啊,现在这个世道真是变了,我那个丫头片子竟然和司卡班那个小妖精串通一气来算计我,还怎么着,编了一个被绑架的谎言,可是我一打听,根本就没有那么回事,这回让她们足足骗走了我500法郎,(咬着牙)500法郎呀,这是多少钱呀,不行,我跟她们没完,要是让我碰见她们非得好好地治治她们不可,先把那个小妖精给抓起来,反正我和这里的警察局长关系还不错,我给他点儿钱,让他好好地给我整一整司卡班这个小妖精。
阿尔冈特也气冲冲从另一侧上,但未看见热隆特。
阿:(气鼓鼓地)600多法郎,他妈的,就这么让一个神经病给骗了。不过这事我越想越别扭,这整个一个明抢,再说那个小丫头是怎么冒出来的,她一个劲地窜的我给那个小子钱,会不会他们是一伙儿的。等我找着她,我得好好问个究竟,绝对不能就这么完了,600法郎呢?就这么容易让人给抢走了,没那么便宜,等我找着她再说。
阿和热都怒气冲冲地低头走路,谁也没有看见对方。双方撞了个满怀。
热:(生气地)嘿,你走路看着点儿。
阿:(也生气地)明明是你撞着我,怎么……(看见热隆特有些吃惊地)
热:(也有些吃惊地)等等,你是,噢,我认识你,我正找你呢!
阿:(也认出了热隆特)啊,是你,是吗?我也正想找你呢!
热:(一把抓住阿的脖领子)你赔我500法郎。
阿:(甩开热)什么500法郎,你神经病呀!
热:(气愤地)我神经病,不是你指使司卡班骗了我500法郎吗?
阿:(也很气愤地)胡说八道,你给我说清楚点。
热:(气鼓鼓地)还不是因为你们家那个宝贝儿子,你们为了能把我女儿娶到手,什么招都使呀!
阿:嘿,你越说我倒是越糊涂了,告诉你,你女儿勾引我儿子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倒凭白无故地找起我的麻烦来了。
热:(依旧生气地)好,好,明明是你们和司卡班一起算计我,你倒真会装好人。
阿:(也越来越生气)司卡班是谁,我根本不认识她。
热:得了,得了,明明是你们和司卡班商量好,说我的女儿被歹徒绑架了,然后从我这里骗走了500法郎,老兄,你们家真要是缺钱,可以管我借呀,犯不着来这么卑劣的手段吧!
阿:(有些明白了)等等,我好像明白了,你是说有个叫司卡班的从你那里骗走了500法郎。你认识她吗?
热:当然认识,她是我女儿的仆人。
阿:噢,这么说来,我明白了,你刚才说的那个叫司卡班的也刚刚从我手里骗走了600多法郎。
热:(有些糊涂)什么?
阿:也就是说,我们都让那个叫司卡班的小丫头给骗了。
热:等等,我现在有点糊涂了。
阿:(大声地)你糊涂什么?你心里最清楚。
热:(不解地)我清楚,我清楚什么?
阿:还不是你那位千金,没有她出这个主意,我那600法郎能白扔吗?
热:你可别这么说,我了解我女儿,她可没这个胆量,你还是回家去问问你们家那个宝贝儿子吧!
阿:不可能,我那个儿子天生就是一个窝囊废,他绝不会干出那种事。
热:那你说会是谁?
阿,热:(异口同声地)司卡班!
这里西尔维从后台上,猛地看见热和阿,赶紧躲了起来。
热:这下我明白了,全都是那个小妖精在背后搞的鬼,好啊,等我找着她,一定要好好地治治她。
阿:好啊,咱俩一块儿找她去,我那600多法郎不能就这么让她骗走了。
热:是啊,还有我的500法郎,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呀!
阿:那你也没我多,你说,那个小妖精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用?
热:(思考着)干什么用?难道是……
阿:(也逐渐明白过来)不会吧。
热:这个说不定,现在这帮小青年什么事干不出来呀,我估计他们骗咱们钱的目的就是为了私奔。
阿:私奔?!好啊,这胆也太大了,他们敢吗?
热:有什么不敢的,钱都让他们给骗走了,还有什么敢不敢的。
阿:那可不行,咱们不能就这么完了。
热:是啊,我正要到警察局去告那个司卡班呢,反正我和警察局长不错,到时给他一点贿赂,让他帮我好好整一整司卡班。
阿;好,走,咱们一块去。
热和阿一同准备前往警察局。
阿:(突然想起了什么)哎,等等。
热:怎么了?
阿:你说,咱们到了警察局该怎么说呀?
热:照实说呀!
阿:(有些犹豫)照实说,怎么照实说,就说司卡班那个鬼丫头如何如何使用诡计把咱们钱给骗走了。
热: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阿:当然有问题?!如果这么说岂不是把咱们俩给卖了吗?
热: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阿:你想想,如果咱们照实说等于告诉别人咱们两个是大傻瓜吗?你再仔细想想?
热:(想了一阵)也对,可是你不也说,咱们不能就这么完了。
阿:当然不能这这么完了,不过我们得想个更好的法子,好好整治整治那个鬼丫头。
热:好啊,你说说看,有什么好主意?
阿:(深思着)别急,让我想一会儿。(想了一会儿,突然来了个灵感)对,这么办你看行不行?
热:(凑上前去)你说,怎么着?
阿:(认真地)咱们这么办,你们家后院不是有个小花园吗?
热:(不解地)你怎么知道的。
阿:还不是我那个混账小子,他以前经常和你的女儿在那里约会,只不过前几天我跟踪他们,让他们发现了,才不去了。
热:(恶狠狠地)好啊,这个不听话的女儿,我以后得好好管教管教她。
阿:行了,这事咱们先放一放,我有个主意,你看行不行。(停顿了一会儿,然后接着说)呆会儿咱们一块去警察局报案,就说这几天总有人从你们家后花园进来偷东西,咱们让警察帮忙抓贼。
热:(一头雾水状)我没听明白?
阿:(进一步解释)这样,咱们先去报案,然后一块去找司卡班,当然最好还是你出面比较合适,毕竟你是他的老爷,你让她今天晚上到后花园去办点事,比如让她去收拾一下园子,等她到了那里,咱们就通知埋伏好的警察好好地收拾她一顿,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跟咱们作对。
热:(有些犹豫地)能行吗?
阿:(自信地)哎,你就听我的吧,准没错。
热:好,那现在咱们就去报案,我跟警察局长是老熟人,他我非常了解,这个人非常贪财,咱们到时给他点好处,让她多派几个人去收拾收拾那个小妖精。
阿:(高兴地)妥了,好,咱们这就去。
热和阿双双下场。
西尔维焦急地走上台。
西:(面向观众)哎哟,不好,这两个老家伙心可真狠,不行,我得赶快去告诉司卡班,让她堤防一点儿。
西尔维下。
第五幕完。
第六幕 热隆特和阿尔冈特去警察局报案及诱骗司卡班,司卡班将计就计
警察局长办公室。
警察局长欧更特上。
欧:(有些沮丧的)哎,这几天赌钱,手气不好,输得多了一点儿,看来得想想办法,多办几个案子,再捞些钱。
随从:(走进来对警察局长说)老爷,门外有两个老头来报案,一个自称叫热隆特,他说和您认识。
欧:(高兴地)好啊,正说着呢要捞些钱呢,财神到亲自送上门来了。好,你让他们进来。
欧坐在椅子上等热和阿上。
热和阿上。
热和阿:(拜见欧)小的参见大人。
欧:(站起身)都起来吧,热隆特,咱们可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
热:(忙搭讪着)是啊,有日子了。
欧:(看了看阿)这位是?
热:(忙引见)这位是阿尔冈特老爷。
欧:(想了想)噢,好象听说过。怎么刚才我的随从说你们是来报案的,两位有什么事让我效劳吗?
热:(忙谦恭地)哎哟,不敢,只不过有些小事要麻烦一下您?
欧:(也客气地)哎,别客气,有事您就说话。
热:(定了定神)啊,是这样的,最近我们家晚上老有人来偷东西,后来我一查发现这个贼是从后花园偷偷溜进来的,(稍微停顿了一下)大人,我想请您多派几个人晚上帮忙去抓贼。
欧:(故意装作为难的样子)哎呀,按理说这倒不成问题,只不过最近我还要办几个大案子,手头没有这么多人手。
热:大人,看在咱们这么多年交情上,您就帮个忙吧。
欧:(再次装作为难地)哎呀,老兄,不是我不帮这个忙,只不过现在人手实在是有限。
热:(赶紧从兜里掏出钱)大人,这是一百法郎,算是我给兄弟们的一些辛苦钱。
欧:(接过钱但继续装作为难地)哎呀,可是我那帮兄弟都拖家带口的,这么晚让他们出去蹲守,这点钱恐怕……
阿:(在一旁也掏出钱)大人,我这里也有一百法郎,热隆特老爷跟我的关系也不错,您就帮他这个忙吧?
欧:(接过钱,数了数)好吧,既然两位老兄这么客气,我就帮你们这个忙,你们说打算让我们怎么办吧?
热:(高兴地凑上前去)大人,您就这么办,今天晚上多派几个弟兄到我们家后花园蹲守,等那个贼出来,你们就一拥而上狠狠地揍她一顿。
欧:这个没问题,不过我事先得问清楚,你们是要活的还是要死的。
热:(犹豫着)
阿:(在旁搭言)大人,我看还是不要打死的好,毕竟是个小偷吗,给她点教训,让她下次不敢就行了,犯不着非要人命。
热:(在一旁也跟着搭腔)是啊,是啊,只要狠狠地教训她一下就行了,千万别出人命。
欧:好咧,有你们这就句话就行了,我手底下那帮兄弟都是干这行的,他们知道分寸,再不行我今天晚上也跟着一块去,省得他们下手太重,万一打死了,我对上头也不好交待。最近来了个新总督对我们抓得挺紧。
热:(高兴地)那感情好,您只要亲自出马,一切都会顺利的。
欧:好了,您也不必客气了,不就是给那小子一点教训吗?我心里有数。
热:(感激地)啊,那我们就谢谢您了,大人,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今天晚上您和兄弟们就多费心了。
欧:(站起身)好说,好说,这事就包在我身上。
热和阿和欧道别,欧一直送他们走出门外。
欧、阿和热下。
热隆特家,司卡班正在厨房做饭,西尔维急匆匆地赶来。
西:(看见司,焦急地)司卡班,不好了。
司:(轻轻放下手中的活儿,不紧不慢地)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西:(喘了口气)刚才我正巧偷听到热隆特和阿尔冈特的谈话,他们俩正算计要陷害你呢?
司:(笑着说)噢,他们两个也会耍花样儿,你倒说说看。
西:(看司很轻松的样子,有些着急)我跟你说呀,你们主人后院不是有一个后花园吗?他们俩打算到警察局报案,就说这几天晚上老有贼,让警察晚上过来抓贼,然后他们今天晚上把你骗到那里,打算让警察把你当作贼狠狠地打一顿。
司:(笑得更开心了)哎,就这招呀,我当是什么鬼主意呢,不过亏这两个草包还能想得出来。
西:(有些不高兴)好了,司卡班,我好心好意地过来向你报信,你到好,跟没事儿人是的,得,我不理你了。
西气冲冲地转身走了出去。
司:(在西身后笑着拦道)喂,西尔维,你别生气,等等。
西赌气没有理司,径直走出了热府。
热和阿正巧迎面走来,西尔维看见赶忙找了个地方躲了起来。
热(有些犹豫地对阿说):你说,那个鬼丫头会上当吗?
阿:没问题,你是他老爷,你让她干什么事她还敢不答应呀!
热:这倒也是,今天晚上非得给她一个教训不可。
阿:对了,等警察收拾完她以后,您别忘了把她骗走我的600多法郎给要回来。
热:这个好说,您不止花了600法郎,今天在警察局您不还替我给欧更特100法郎吗?
阿:(故意装作很大方地)哎,这就算我帮老朋友忙吗,那100法郎我就不要了,不过我那600多法郎您可要多费心帮我要回来。
热:没问题,还有我的500法郎,我都得让那个小妖精给我交出来。
阿:好,那我先谢谢您了,(抬头看见正好到热隆特家)哟,说着说着就到了,要不您进去,我在外面等着。
热:也好,省得让那个小妖精看出破绽。
阿:(叮嘱道)记住,一定要装得像一点,千万别让她看出来。
热:没问题,我是她的老爷,我说话她敢不听吗?
西尔维吓得赶紧又跑回了热府。
西:(冲进厨房,着急地)司卡班,不好了,热隆特已经来了。
司:(依旧不慌不忙地)急什么。
西:(有些不解地)还不急呢,呆会儿热隆特要让你晚上去后花园,你怎么办?
司:好吧,西尔维,这回还得请你帮个忙。
西:行,你说吧。
司:这样,呆会儿等热隆特快到的时候,我假装和你讨论帮助小姐和奥克塔夫公子逃跑的事情,记住声音要大一些,一定要让热隆特听见。
西:可是,我说什么呀?
司:你其实什么也不必说,只是顺着我的话,接个话头就行了。
西:(还是有些不理解)可是,该怎么接呀?
司:这个没问题,到时你自然就会了,你快去看看热隆特是不是已经到了。
西:(作偷偷向窗外望去状,然后紧张地)哟,他来了。
司:(安慰道)别慌,主要听我说,你就顺口搭音就行了。
西:(有些不自信)好吧,我尽量试试看。
这里热已经来到厨房门前,发现里面有人,便小心地躲在门后。
司:(发现了热,和西交换了一下眼色,然后故意大声地)喂,西尔维,钱呢?
西:(也提高声音)在这里!
司:(依旧大声地)好啊!这回小姐和奥克塔夫公子可以有钱逃跑了。
热一惊,忙低头作努力听状。
西:(不解地)逃跑!?
司:(仍旧提高音量)对啊,告诉你吧,他们俩早就想一块逃跑了,一来因为他们顽固的父亲管得紧,二来更重要的是因为没有钱,现在我略施小计,就从那两个老顽固手中骗来了1千多法郎,这下他们逃跑的钱足够了。
西:(有些领悟了,也大声夸奖司)噢,司卡班,你还真行。
司:不过这事宜早不宜迟,如果要让那两个老顽固发现了,他们可就跑不成了。
西:是,你说得对。
司:所以,西尔维,我今天找你来就是让你去负责通知奥克塔夫公子,让他准备好行囊,今晚和小姐在后花园会合,咱们把钱给他们,顺便帮助他们逃走。
西:(此时心领神会)好,我这就通知奥克塔夫公子。
司:等等,这样吧,还是我和你一块去吧。
西:好啊,那咱们现在就走。
司和西一同前往。
司故意回头看看,热赶紧躲了起来。
西和司一同走出热府。
阿正好看见,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热急匆匆地跑了出来。
阿:(赶紧迎了上去)怎么样?那个鬼丫头上当了吗?
热:哎哟,别提了,可气死我了。
阿:怎么了?
热:多亏咱们及时赶到,要不然事情就不好办了。
阿:(有些着急地)哎哟,你到是说说,发生什么事了。
热:我刚刚偷听到他和一个叫什么西尔维的人谈话,你猜怎么着,她正和那个西尔维策划帮助你儿子和我女儿私奔的事呢?
阿:(吃惊地)啊!有这种事,这个臭小子,看我回家不好好教训教训他。
热:我看是来不急了,他们已经收拾好东西,打算今天晚上在后花园见面,然后一同逃跑。
阿:(着急地)哎呀,这可真是不好办了。(想了一会儿突然来了主意)哎,好啊。
热:(不解地)好,什么好?
阿:这当然是好事呀?你想想,他们今天晚上去后花园,正好警察也在那里,咱们提前赶过去,不是正好来一个人赃俱获吗?
热:对呀,这样他们不但逃跑不了,我那500法郎也就能重新拿回来了。
阿:是啊,还有我的600法郎,刚才和那个鬼丫头一块跑出来的男的是叫什么西,西尔维吧。
热:对。
阿:这下行了,我说我看的有点眼熟呢,就是他和那个鬼丫头一起骗了我600法郎。等今天晚上把他抓住以后,正好把他和那个鬼丫头一同送去警察局,到时让他们在监狱里好好受受罪。
热:(高兴地)嗯,不错,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今天晚上就给这帮年轻人一个教训,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老子的话。
阿:好,时间已经不早了,要不咱们现在就过去。
热:行,走,今天到要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阿和热一同兴冲冲地下。
第六幕完。
第七幕 公子和姑娘父亲在花园被挨打
阿和热轻轻来到后花园。
阿:(小声问热)喂,他们怎么还没到啊?
热:别着急,我想应该快到了。要不咱们先到那边呆会儿,省得让他们发现了。
阿:好吧。
阿和热悄悄往前走,作蹲下状。
这时,一群警察蜂拥而上。用布蒙住阿和热。
警察们:(高喊)抓住了,抓住了。
阿和热在里面拼命挣脱着。
警察甲:报告长官,贼想逃。
警察长官:想跑,来照局长吩咐,给我狠狠地打。
一群警察团团围住阿和热,对其拳打脚踢。
阿和热痛苦的嚎叫。
局长欧更特这时赶来。
警察长官:报告局长,照您的吩咐,小偷已经抓到了。
欧:好,教训他们一顿没有?
警察长官:报告局长,已经狠狠地打了他们一顿。
欧:(不解地)他们?一共有几个小偷?
警察长官:报告局长,一共抓着两个?
欧:不对呀,热隆特报案不是说只有一个吗?
警察长官:局长,不是一个,确实是两个。
欧:(一愣)嗯?真的吗?你带我去看看。
警察长官带欧去打人现场。
警察长官:住手,局长来了。
众警察这才罢手。
欧:(走过去,掀开盖头,见阿和热遍体鳞伤的蜷缩在一起,吃惊地)咦,怎么是你们俩儿。
阿和热颤颤微微地爬起来。
热:局长,我们又被骗了。
欧:(不解地)什么意思,你们被谁骗了。
热:(沮丧地)还不是那个……
阿:轻轻拽了热一下。
热:啊,没什么?是误会,是误会。
欧:嗐,这是怎么话说的,两位怎么样?碍事吗?
热:(违心地)啊,没事,没事,倒是辛苦这帮兄弟了。
欧:他们辛苦倒是小事,你们俩真没事吗?
热:啊,真的不碍事。
阿:(在一旁帮腔)是的,是的,我们没什么事,不过真是给局长您添麻烦了。
欧:好,好,没事就好,以后有事您叫招呼一声,我们这帮兄弟随时恭候。
热:好的,好的。
欧:行,真要是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
热:好,好,慢走啊。
阿:(也跟着假客气)是啊,局长,你们慢走啊。
欧带着众警察下。
阿和热一边揉着身子,一边作疼痛状。
热:哎,真是的,今天又让那个小妖精给骗了。
阿:是啊,我怎么就这么笨,当时就没有好好想想。
热:行了,现在说什么也晚了。等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训教训她,
阿:可是你没有抓着她的把柄呀?她要是不承认你不也没折吗?
热:难道就这么完了不成。
阿:当然不能就这么完了,不过我们还是有收获地,至少我们知道她骗咱们钱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助我儿子和你女儿私奔,今后咱们就好好看好自己的孩子就行了。
热:这也对,不过我还是不甘心。
阿:别着急,慢慢来,早晚有一天,咱们要给那个鬼丫头一个教训。哎哟,我看现在还是回去好好养伤吧,他妈的,这帮家伙下手真够狠的。
热:(也作疼痛状)哎哟,是啊,我这腰都快让他们打折了。
阿:(安慰道)好了,还是先回家好好休息休息吧。
热和阿双双作疼痛状下场。
第七幕完。
第八幕 司卡班和亚沁特来到总督夫人家中向总督夫人述说详情,总督夫人答应帮助。
总督府门外。
司卡班和亚沁特一同来到总督府门前。
司:小姐,我在路上和您说的话都记住了。
亚:(有些犹豫)司卡班,你说这能行吗?
司:没问题,我早就打听过了,总督是一个好官,特别是总督夫人更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亚:(还有些迟疑地)司卡班,咱们就没有别的好办法了吗?我总觉得这有点太冒失了吧。
司:哎哟,我的大小姐,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这么犹豫呢!告诉您吧,您要和奥克塔夫顺利完婚这是唯一的好办法,否则一切都将前功尽弃。
亚还有些不敢进去,司硬拉着她走近总督府。
司过去敲门。
一位侍女走了出来。
侍女:请问你们找谁?
司:我们要求见总督大人。
侍女:很抱歉,总督今天不在,只有夫人在家。
司:(高兴地)那好啊,我们更希望能得到总督夫人的帮助,麻烦您通禀一下。
侍女:好吧,你们稍等一下。
一会儿,侍女走出来。
侍女:我们家夫人请你们进去。
司:谢谢。
司拉着亚随着侍女走进总督府。
侍女领他们来到总督夫人房间。
侍女: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进去告诉夫人。
司:那就谢谢您了。
一会儿侍女和总督夫人出来。
司和亚:(忙上前行礼)参见夫人。
总督夫人:哎,不必客气,你们请坐吧。
司和亚坐下。
总督夫人:你们是……?
司:(站起身)夫人,我叫司卡班,她是我们家小姐叫亚沁特。
总督夫人:(看了看亚)噢,不错,一看就知道是大家闺秀,长得还真标致。
亚:(也站起身)谢谢夫人的夸奖。
总督夫人:怎么,我刚才听侍女说你们今天要找我帮忙,有什么事吗?
司:夫人,在恳求您帮忙之前,我能先问您一个问题吗?
总督夫人:可以。
司:您说,如果年轻人彼此真正的相爱是不是就可以结合在一起呢?
总督夫人:这当然没有问题。
司:好的,夫人,我再问问您,如果别人强烈反对他们的结合,他们是不是应该反抗。
总督夫人:当然,这理所当然呀!如果男女双方产生真正的爱情谁也不能干涉。
司:(再次站起身)夫人,请允许我真诚地感谢您。
总督夫人:(有些不解)怎么,我还没有提供什么帮助,你怎么先感谢起我来了。
司:夫人,是这样的,我们家小姐现在正热恋着一位公子,而且这位公子也深深地爱恋着我们家小姐,但是偏偏就有人反对他们相爱。
总督夫人:谁呀?
司:就是他们双方的父亲。
总督夫人:他们的父亲,这怎么可能呢?哪有家长不爱自己的孩子的,既然他们彼此真诚地相爱,作为家长就应该鼓励他们并帮助他们成全这桩好事呀。
司:哎哟,我尊敬的夫人,如果世人都像您这样通情达理就好了,可是他们的父亲偏偏就是老顽固,硬要是拆散他们的感情。
总督夫人:这种家长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果真要是这样,他们可有点儿不象话了。
司:岂止这些,我们家小姐的父亲只是为了贪图一些彩礼,竟然要把小姐嫁给一个老头子。
总督夫人:(吃惊地)真有这种事?!
司冲亚使了个眼色。
亚:(作伤心状)是啊,而且后天就要逼我完婚。
总督夫人:什么?难道你没和你父亲说过你已经有意中人了。
亚:我早就和他说过了,可他就是不听。
总督夫人:哎呀,这种父亲可真是太不象话了,哪有为了钱就完全不考虑自己女儿终身大事的。
司:(在一旁忙搭腔)是啊,这么狠心的父亲世间都少有,所以今天我们来就是求您主持公道,帮助我们劝说一下他的父亲,让他能回心转意。
总督夫人:这倒不成问题,我也不能允许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嫁一个老头子。
司:(忙拉着亚一同拜谢总督夫人)那我们就多谢夫人了。
总督夫人:都起来,不必客气,来,给他们倒点水,你们把来龙去脉好好和我说一说,我心中也有个数。
侍女给司和亚倒水。
总督夫人:好,你们慢慢说。
司:夫人,我们家小姐和阿尔冈特的儿子奥克塔夫公子从小就是青梅竹马,可以说是郎才女貌,但是他们两家的父亲就是反对他们的婚事。
总督夫人:噢,是这样,你接着说。
司:现在我们家小姐的父亲已经发了请帖,后天就要逼小姐嫁人了,而奥克塔夫也被他父亲逼着要去外省求学,眼看着一对有情人生生地要给拆散了。
亚触动了感情,伤心地哭了起来。
总督夫人:哎哟,别这样,好孩子,别难过,我可最看不得别人哭。
亚哭得更厉害了。
司:小姐,别哭了,夫人已经答应帮助咱们了。
总督夫人:是啊,是啊,好孩子,别哭了,我答应去和你们的父亲说一说,我劝劝他们,或许管用。
亚:(努力擦干眼泪)那我就谢谢夫人了。
总督夫人:哎,不必客气,放心吧,这个忙我是帮定了。
司:夫人,您可真是菩萨心肠,我相信您的女儿能有您这么一个善解人意的好母亲一定非常幸福。
总督夫人:(稍有些难过)是啊,不过她前年已经嫁人了,而且也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
司:噢,这么说您现在就和总督大人住在巴黎吗?
总督夫人:是啊,我女儿他们一家住在马赛,要一年多才会来看看我们。
司忙冲亚使了个眼色,亚心领神会。
亚:夫人,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愿意经常来陪陪您。
总督夫人:(高兴地)好啊,好啊,我怎么会介意呢?别说,你还长得挺像我的女儿。
司轻轻地捅了亚一下。
亚:(赶紧站起身)如果您不嫌弃的话,我愿意作您的干女儿。
总督夫人:(高兴地合不拢嘴)哎哟,那可太好了。你真的愿意认我当干妈吗?
亚:(适时地)母亲,女儿当然愿意呀。
总督夫人:(兴奋地)好闺女,快过来,坐妈妈这儿来。
亚搬着椅子坐在总督夫人旁边,总督夫人忙高兴地拉着亚的手。
司:(不失时机地说)夫人,我刚才和您的女儿也就是咱家小姐想了个主意,打算明天和奥克塔夫举行婚礼,但是,我们担心他们的父亲会来从中作梗,所以我们打算请您和总督大人明天能参加他们的婚礼。
总督夫人:好啊,这个好主意是谁想的,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放心,我女儿的婚礼我和总督当然要去。
司:那就好,我想只要您和总督大人能出面,他们的父亲是不敢反对的。
总督夫人:这不成问题,对了,明天你们打算多会儿举行婚礼。
司:这事宜早不宜迟,我们打算明天一早便开始举行婚礼。
总督夫人:(想了想)明天一早,嗯,明天总督一早还有些事情要办,不过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争取及时赶到。
亚:多谢母亲。
司:那么夫人,我们就先告辞了,因为回去还得要准备婚礼的事情。
总督夫人:好,那我就不留你们了,放心吧,我和总督明天一定到。
司和亚再次拜谢夫人。
司和亚告辞,夫人一直送出门外。
司和亚下,总督夫人和侍女下。
第八幕完。
第九幕 奥克塔夫和亚沁特举行婚礼,双方父亲决定去闹事。婚礼上大家前来祝贺,双方的父亲来闹事,后来总督和夫人赶到,总督当场主持新人的婚礼,大家在歌舞中边跳舞边谢幕。
阿和热怒气冲冲地上。
阿;真他妈太不象话了。
热:简直是没有王法了。
阿:就是,现在这帮年轻人胆量也太大了,竟敢背着我们举行婚礼。
热:是啊,太猖狂了,不过,今天有我们在,他们这个婚礼就别想办成。
阿:没错,今天非得把他们这个婚礼给搅混了不可。
热:走,今天咱们和他们闹到底了。
阿:好,走!
阿和热怒气冲冲地下。
奥和亚的婚礼现场。
西尔维当司仪,司卡班迎接来宾。
西:(在外面高声地)答西特夫和夫人到。
司卡班忙迎接出来,领着他们去见奥和亚,奥和亚也出来欢迎。
西:(在外面高声地)巴比丘克和夫人到。
司卡班忙再次迎接出来,奥和亚也随后出来欢迎。
奥和亚在婚礼大厅与众位来宾们亲切的交谈。
西:(急匆匆地赶来)不好了,热隆特和阿尔冈特来了。
亚:(焦急地)司卡班,你看,这该怎么办。
司:别着急,看他们怎么闹。
正说着,阿和热气冲冲地闯进来。
奥和亚:(迎了上去)父亲。
阿和热:(没有理会他们,来到大厅中央,厉声地)今天婚礼不举办了。
来宾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亚:(走上前去)父亲,你们这是……。
热:(生气地对大家说)这两个混账孩子,不听家长的话,竟然背着家长举行婚礼,大家都回去吧,今天这个婚礼无效。
阿:(也跟着帮腔)对,大家都回去吧。
奥和亚:(着急地走上前去)父亲,我求求你们了。
热和阿:(生气地,分别对自己的孩子)别理我,跟我回家,我会好好收拾你的。
双双僵持着。
司:(高兴地跑进来)总督和夫人驾到。
奥和亚忙高兴地迎了上去。
总督夫人:(对亚)好女儿,我们没来晚吧。
亚:(高兴地)母亲,您没来晚。
热和阿:(在一旁吃惊地)母亲?
亚:(拉过奥)母亲,这就是我和您提起的奥克塔夫。
总督夫人:(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嗯,好,我女儿眼力没错,果然是个帅小伙儿。现在既然你要和我的女儿结婚,那么就是我的女婿了。
奥:谢谢母亲,亚沁特都和我说了,我们真的感谢您。
总督夫人:哎,都是一家人了还这么客气干吗?来,见见你们的干爹。
奥和亚:(来到总督面前)参加总督大人。
总督:哎,你们就不要见外了,应该叫我父亲才对呀。
奥和亚:那我们拜见父亲。
总督:(高兴地)好,好,不错,这才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你们的母亲都和我说了,我也很高兴,(看见旁边站着阿和热,便问奥和亚)这两位是……。
奥和亚:他们是我们的父亲。
总督:噢,(对阿和热)我女儿说你们反对他们的婚事。
热:(犹豫地)啊,啊……
阿:没有,没有,我们今天也是来祝贺他们的。
总督:是吗!那大家好像都不太高兴。
司:(忙接过话茬儿)不是,大家知道大人要来,都等着呢?
总督:等什么呀,既然人都到齐了,婚礼开始吧。
西:(立刻站在大厅中央)好,现在婚礼正式举行,先请总督大人,当然也是新娘亚沁特的干爹给大家讲话。
来宾掌声四起。
总督:哎,大家也不必客气,首先,我代表我的干女儿和女婿感谢大家的光临,这对新人可谓郎才女貌,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大胆地选择属于自己的爱情,虽然他们的父亲都曾经强烈反对他们的婚事,(回头看了看阿和热,阿和热假意赔笑),但是现在他们也回心转意了。这说明爱情的力量是巨大的,是谁也不能阻挡的,在此,我再次衷心地祝愿这对新人恩恩爱爱,白头到老,也希望今天的来宾到都能玩的开心,尽兴!
大家再次热烈鼓掌。
总督:(回头冲西)怎么样?婚礼可以开始了吧。
西:好,现在婚礼正式开始,来呀,奏乐!
欢快的音乐声响起。
大家鼓掌跳跃。
奥和大家一起跳舞,亚拉着总督夫人和总督也加入跳舞地人群,司卡班过来要拉阿和热一同跳舞,阿和热生气地不愿去跳,总督夫人热情地邀请,阿和热才迫不得已地加入快乐的人群中。
大家手牵手围成一圈跳舞,然后分列两厢,一边鼓掌一边双双谢幕。
全剧终。



发表于 2014-5-4 15: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话剧剧本?没看过

本版积分规则


影路18-19学年招生中!弹性学费制+海外训练营!

寻求各地教学合作伙伴|内部教学|教师招聘|影路站台【不畏诋毁!不赚脏钱!不丧尊严!】就是要当中国电影黄埔!越了解越信任! ( 京ICP备07029870号  

GMT+8, 2018-8-21 13:5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